香天下

  • 全球香炉藏品连锁品牌
香天下 >> 香天下新闻 >> 人物报道 >> 新闻详情

熔古铸新 东方韵味 朱炳仁新加坡艺术展引注目

时间:2019-05-17 来源:百度

20171017101041_3441.jpg

  《稻可道 非常稻》,朱炳仁制作。

  金灿灿的稻子,沉甸甸的稻穗,俨然一副梦里水乡的丰收景象。10月14日,"熔古铸新——朱炳仁艺术展"在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开展,展厅内那片夺人眼目的金稻,便是中国著名熔铜艺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铜雕技艺唯一传承人朱炳仁种下的。

  从百年老字号的传人,到享誉世界的现代艺术家,朱炳仁在传承中不断蜕变创新;从一个普通的铜匠到世界级铜雕大师,朱炳仁带领着铜工艺走向铜艺术,让铜雕成为一门世界认可的国际级艺术。此次展出的数十件作品,带着铜雕艺术的精美与哲人般对人类命运的关注。

  稻可道 非常稻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传统的艺术形态。

  展厅里,朱炳仁种起"稻"来了。那片形态各异的铜雕稻穗,因对自然的得失和敬畏,在艺术展上引起轰动。

20171017101041_4742.jpg

  驻足观看,细细品位,你会发现作品体现出强烈的现实主义人文关怀——当今田地"稻貌"已改,多弃"种稻"改为"种楼"。朱炳仁笑言:"稻可道,非常稻"可断句为"稻可,道非,常稻。"释之为:稻太重要了,离开稻,什么道理都是非的,这是常识、常理。作品是作者近年来对人类生存和发展环境及其变革的多面探索。

  一直以来,"传播铜文化,让铜回归老百姓的生活"一直是朱炳仁的信念。在朱炳仁心中,稻谷是人类一半以上的食物,但由于稻的形象单纯质朴,除了19世纪法国画家米勒的一幅油画《拾穗者》曾成为经典伟大的艺术作品,之后就少有艺术家涉足此类题材。

  那是2008年,朱炳仁在杭州西博艺术展,曾以浇筑铜水的干锅为基础,创作了以百个铜质玉米为题材的大型艺术品《承载》系列,在前来观展的欧亚国家艺术家中引起轰动。之后也以水乡的莲与荷组成多幅熔铜艺术品,在上海世博会引起世界艺坛关注。

  此次朱炳仁以稻谷为主题创作的《稻可道,非常稻》充满激情的艺术作品,进一步体现了他对人类凝重身躯上沉重生存压力和对当代生活充满期盼的思考,这也被艺术界看作是朱炳仁创作的熔现实主义流派走向成熟的一个重要符号。

  人们惊叹,朱炳仁种出这一片金灿灿的稻,是多么与众不"铜"!多级的世界和人类,面对土地的变迁,战乱的烽烟、生存的艰难,生命之源几经沦丧还始复来。已是"非常之稻",再用与人类具有亲和力的铜质来表现,是朱炳仁以独有熔铜艺术演绎的多维力作。

  一件件诗意的铜雕,为当地观众带来一个个惊喜。

  此次"熔古铸新——朱炳仁艺术展"是新加坡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关于铜历史、文化和文创的艺术展览,也是"一带一路"战略下的重要文化交流活动。展览开幕当天,就引起东南亚多个国家和地区艺术界的关注,除了新加坡的观众,来自马来西亚等地的艺术同仁,专程赶赴新加坡观展。

  展览现场,人们穿过那片金灿灿的稻田,还发现朱炳仁机杼独出,创造了前所未有、别开生面的熔铜艺术,并以这种艺术方式创作出了如《云霞铜瓶系列》《青松多寿系列》《残荷系列》等一大批令人震撼的艺术作品。

  朱炳仁是中国铜雕领域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获得过60余项铜雕国家专利技术。其独创的熔铜艺术,开创了"熔现实主义"新流派,被誉为"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

  展览现场,更有人将朱炳仁比作"东方的达利",坚硬呆板的铜,在他的创意畅想中犹如画家手中的油彩灵动而富有诗意。他开创的"熔铜艺术"使原本仅局限于工厂加工的铜铸造走向世界艺术领域成为铜艺术。

  源和缘 非常缘

  了不起的是,朱炳仁创作的紫金铜壁画,更是结束了古今中外铜刻艺术中没有铜壁画的历史。

  你看,那件高4.5米、宽8米、用红铜在大理石板上熔铸出的傲雪春梅景致,就悬空挂于4米高的新加坡文化交流中心大堂主壁上,真可谓"高、大、上",这种"高、大、上"也为他创作增加了许多难度。朱炳仁坦言,这幅备受关注的《春和清妍》是自己艺术创作的又一次突破。

20171017101041_6045.jpg

  《春和清研改》朱炳仁

  朱炳仁与新加坡,说来真是有缘。

  那是2014年5月,朱炳仁受到中国文化部和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的邀请,前往文化馆现场考察,并受邀在文化馆主墙上创作一幅壁画。

  "如何既中国又世界,如何既传统又当代?"在朱炳仁心里,熔铜艺术正是最佳的契合点,也与新加坡兼收并蓄、融会贯通的文化特色相同。

  于是,设计、创作,漫长的3个月创作,到从头开始的3次回炉重做。创作完成后,如此总重量达500公斤大体量的作品如何运输、如何安装也令人煞费苦心,朱炳仁与工程师不断探讨,与新加坡方面前后十几次的邮件往来,最终将作品切分为6块运送,运送至新加坡后,再由当地经验丰富的工人组装起来。

  就在2015年11月,历史性时刻来到了——在"习马会"上,朱炳仁赴狮城见证这一历史时刻,出席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揭幕仪式。在代表着两国文化交流的中心大堂上,展示的正是朱炳仁创作的巨幅熔铜壁画《春和清妍》——这幅以中国传统水墨在大理石底板上熔铸的一片傲雪春梅,泼铜如墨氧化着色,将"梅"的风采表现得大气淋漓。

  而就在前一天,朱炳仁在新加坡度过了71岁的生日。第二天早上7点半,他早早来到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拿到了一张写着他名字的A区1排9号的揭牌仪式入场券,进场后发现这是第一排正中的位置。他创作的熔铜壁画作品《春和清妍》就挂在文化中心大堂入口的主墙壁上。朱炳仁说:"《春和清妍》取自中国古诗词中春和景明,清妍雅重之意,寓意了一个和平繁荣的和谐美好世界。"该作品被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收藏。

  正如新加坡的观众所言:"熔铜艺术就是多么神奇,每个细节都能成为一幅独立的作品,看一次完全看不够。"

  你看,那件以庚彩艺术制作而成的《云霞铜瓶系列》全铜花器,体现了使用者的品位,"贵铜瓦,贱金银""铜瓶插梅"正是文人雅士崇尚的清雅静逸的气质。

20171017101041_7446.jpg

  《云霞铜瓶系列》 朱炳仁

  你看,那件以五行之学,经过熔铜艺术独创的《青松多寿系列》将1080摄氏度熔化的铜直接浇铸在原木上,相融相合。凝固的松向上外周舒展,作为长青的松树常被人们视为祝颂长寿、幸福的吉祥树,独一无二的肌理纹路,象征了旺盛的自然生命力和文化生命力。

  铜,古称"吉金";木,代表生命的功能和能源,两者共生共长,生生不息。作品采用独一无二的熔铜庚彩技艺,在纹饰上整体做镂空处理,并在外层采用庚彩的技法,施以蓝底,敷以白黄绿金等色彩斑点,营造出一种似时光打磨后的肌理效果。色泽亮丽,做工精致,手感润滑,高雅中不失柔美,动态自然舒展,具有独特的艺术审美意味。

  岁月染红,清风与共,中加两国的文化交流,正如观众在《云光山色系列》中所见:用熔铜艺术于抽象的形态中产生联想,百丈悬泉直泻而下,云光山色,极为精彩。清脱俏丽,意趣无穷。

20171017101041_8729.jpg

  《云光山色系列》朱炳仁

  古与今 非常今

  熔铜艺术是朱炳仁的首创,也是用"无模可控熔铸工艺"创作的一门艺术。

  "青铜时代以来,铜的铸造都需要模具,这种无模可控熔铸工艺将铜彻底从模具里解放出来,给了铜自由。"朱炳仁利用自由的铜,造就了自由的艺术。

  开幕式当天朱炳仁以"铜与生活"为主题的演讲吸引了许多听众,他特意为此次大展创作的作品,更是引发了艺术界的热议:"真是太壮观了!"

  大国风范,尽在眼前。兵马俑是世界八大奇迹之一,是中国引以为傲的文物,但若仅只限于复制,似乎少了当代性的语言。以现代的眼光看待传统的文物遗产,作者用半年的时间设计制作出"秦风"12座兵马俑,并依俑的个体精神分别给予"秦风之壮""秦风之慨""秦风之迈"等主题,同时以秦武士的观点写下《秦风之威》一诗,把那些身披战袍的武士精神融入艺术作品中。

  回望那《千浪卷雪》气势如虹,万马奔腾,浪鼓悬岩。奇、雄、险、壮,令人不自觉握紧双拳,屏气凝神。作品以蓝、白为主色调,线条富有张力,丰富的空间表现力,把大自然的紧张感充分表现出来。采用熔铜艺术的表达方式从平面走向立体,开创了既有传统艺术根基又用当代艺术语境的全新艺术风格。

  漫步杭城,我们发现,杭州新雷锋塔在经过反复试验后,也换上一身彩色铜衣,成为中国第一座彩色铜雕塔。杭州G20峰会主会场铜装饰也出自他的团队之手。

  朱炳仁,1944年出生在绍兴铜艺世家,7岁随父迁往杭州。自幼酷爱诗书画印,从小随父练习书法,学习传统文化。在上世纪80年代,此时已经历几十年的铜断代,年逾40岁的朱炳仁重拾祖辈的铜艺传承,从做铜字、铜招牌开始,朝着复兴朱府铜艺的梦想慢慢前进。

  朱炳仁回忆说,"2006年5月25日,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悲喜交加的日子。"这一天,他参与的中国最高宝塔——常州天宁宝塔整修工程已接近尾声,却突然起了大火。烈火中宝塔的塔身、筋骨虽然保持完好,但首层屋檐被烧毁,大部分铜瓦被熔融。清理现场时,无限悲伤的朱炳仁意外发现,高温中融化了的铜肆意地流淌在地上,反而形成晶莹的铜珠和姿态万千的融铜结晶体,而此种形态的铜所展现的流畅之美是人工铸造无法实现的。自此,他以独特的艺术视角,独创了熔铜艺术,开创了"熔现实主义"新流派,在学界和艺术届引起很大反响。

  美极了!那件《芭蕉叶下独题诗》作为对熔铜艺术的突破性发展和延伸,将熔铜艺术、传统禅画和庚彩技法的结合,自古云"尽日高斋无一事,芭蕉叶上独题诗"的芭蕉,在创作者的艺术时空里变成了一幅幅对个人生命和心灵关注的禅画,用金属打造的蕉叶线条飘逸,内蕴的金石之气,宣泄一种隐逸的情怀。

  美极了!那件《宋画留金》呈现的盛景如此美妙:山峰巍峨、云涌雾漫、群林苍茫、溪水潺潺……以少有的铜水化为墨,寻山问水,向观众展示了铜在自由流畅中形成的不可复制的山水表现,苍茫幽静中颠覆了大家的传统印象。画中那些模糊的、抽象的肌理美感,正是表达了他对于宋画的畅想于超越时空的心展意驰。看上去,是宋画,又不是"宋画",变幻莫测,既传统,又独具现代感。

  超乎象外,得其寰中。展出的所有作品以写意精神表现物象,以强烈的当代性使人感受到丰富的人文内涵和鮮明的形式美——熔铜艺术由雕塑的凝固之美而延展出流动的诗性之美,它以高低错落、斑驳曲直、繁简浓谈、明暗虚实等技巧幻化、触铸构成的不同作品,在节奏与韵律的跃动中,向我们传达着诗意的诉说。

TAG关键词: 编辑:安娜

精品推荐 更多>>

合作合伴:中国铜炉协会 龙泉青瓷行业协会 

友情链接:紫砂壶 铁壶 唐卡 古盏堂 新茶网

法律支持: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

二维码
官方微信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