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学院

  • 专业香友和艺人交流选购首选平台
香天下 >> 香天下学院 >> 香与禅事 >> 伴花入眠,梦中犹有清香

伴花入眠,梦中犹有清香

时间:2019-11-19 来源:今日头条

  香 氣 中 的 生 活 美 學

  —

  此身而外更何求,一事伤廉亦自幽。

  养得名花三数种,清香夜夜满床头。

  利用天然的花香来去烦、解暑,是古人主要的消夏方式之一。

  李漁的《芙蕖》中说“在荷花香气中乘凉,凉气随它而生”,没有空调的古人,夏天就靠清幽的香花来“避暑”。

  对花香极为迷恋的人,睡觉时也要有花香弥漫床榻。明人高濂在《遵生八笺》起居安乐笺中写道:

  “床头小几一,上置古铜花尊或哥窑定窑瓶一,花时则插花盈瓶,以集香气。”

  花的芬芳气息可使人放松精神,酣然入眠。 美学家李渔在对此深有体会,他在《闲情偶寄》中说:

  “殊不知白昼闻香,不若黄昏嗅味。白昼闻香,其香仅在口鼻。黄昏嗅味,其味直入梦魂。”

  他曾于梦酣睡足,将醒未醒之时,忽嗅到腊梅之香,顿感“咽喉齿颊,尽带幽芬,似从脏腑中出,不觉身轻欲举,谓此身必不复在人间世矣”。

  夏天古人床帐中常备的花品,是香气既浓且清的茉莉与素馨。

  素馨花寒香清雅,能够助人驱除因暑热而生的烦躁。清屈大均《广东新语》素馨条记载:

  “以(素馨毬)挂复斗帐中,虽盛夏能除炎热,枕簟为之生凉。”广东有谚曰:‘槟榔辟寒,素馨辟暑。

  宋人刘克庄《素馨》词曰:目力已茫茫。缝菊为囊。论衡何必帐中藏。却爱素馨清鼻观,采伴禅床。

  摘半开的素馨花装在纱囊、绢囊里,放置在床榻的角落,犹有余香入梦清。

  茉莉花色白如冰雪,香气清远,在视觉上也给人以一种寒凉的幻觉。刘克庄就曾把茉莉与解暑消夏联系起来,并作诗一首:

  一卉能熏一室香,炎天犹觉玉肌凉。

  野人不敢烦天女,自折琼枝置枕旁。

  在小说《金瓶梅》中也提到,炎热之日在鲛绡织成的帐幔,悬挂茉莉花编制而成的香球,满帐清香四溢。

  除了享受天然的花香,古人也以香花为主料制作合香。在《陈氏香谱》中记载有一方可解酒的“玉华醒醉香” :

  采牡丹蕊与酴酴花,清酒拌,浥润得所,风阴一宿,杵细,捻作饼子,阴干,龙脑为衣。置枕间,芬芳袭人,可以醒醉。

  用花熏帐不只用于夏天,古人一年四季的床帐中都有香气萦绕。秋天有菊香相伴,清人文昭有诗《菊屏》:

  日日买菊费百钱,瓦盆围绕卧床前。

  香从清梦醒来觉,人在黄花堆里眠。

  菊花有安神、健脑益智等功效。古人常用菊花制作枕头,宋人田锡《菊花枕赋》中有菊花枕功效的描述:“当夕寐而神宁,迨晨兴而思健”。

  当百花开尽时,床帐中香气的来源就以香果与焚香为主。

  李渔的《闲情寄偶》中谈到:“即使群芳偶缺,万卉将穷,又有炉内龙涎、盘中佛手与木瓜、香楠等物可以相继”。

  果香与花香一样,能安抚神经系统、传递宁静安详的情绪,有助眠的功效。被古人常用来薰帐的香果有佛手、木瓜、香橼、橙子等。

  朱敦儒的《菩萨蛮》词中:芙蓉红落秋风急,夜寒纸帐霜华湿。枕畔木瓜香,晓来清兴长。

  古人床帐中熏焚的香也都带有花、果的香气。南唐李后主的帐中香,以鹅梨汁或蔷薇水与沉香调制而成。

  李渔《闲情寄偶》中提到的炉内龙涎香,也带有花香之气。制作时常用蔷薇水,李彭老《天香•宛委山房拟赋龙涎香》诗曰:"捣麝成尘,薰薇注露,风酣百和花气"。

  龙涎香是名贵、稀少的香料,一直是宫廷寻觅的“第一香”,寻常人家很难获得。

  在古人诗词中常提及的龙涎香,是用多种香料调制以龙涎命名的合香。当时带有素馨花香味的龙涎香最为出名。

  因此,素馨花也成了制作龙涎香的重要香料。素馨一名耶悉茗花,南宋《能改斋漫录》中记载:

  “海外耶悉茗油,时于舶上得之,番酋多以涂身。今之龙涎香,悉以耶悉茗油为主也”。

  诗人郑中刚曾将素馨放在枕边,清幽的花香让郑中刚想到焚烧龙涎香饼的情景。有诗曰:

  素馨玉洁小窗前,采采轻花置枕边。

  仿佛梦回何所似,深灰慢火养龙涎。

  张元干的《青玉案》中也有龙涎心字香的描写:“心字龙涎饶济楚。素馨风味,碎琼流品,别有天然处”。

  龙涎心字香,并没有明确的配方记载于书。但通过制作“心字香”可知素馨花的使用方法。

  在《骖鸾录》中记载了“心字香”的制作方法:

  “番禹人作心字香,用素馨茉莉半开者着净器中,以沉香薄劈层层相间,密封之,日一易,不待花蔫,花过香成。”

  制作此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其制作方法属于合香中的“花熏香法”,在容器内把素馨、茉莉与沉香层层铺叠,密封放置一夜。

  第二天替换新鲜的花,这个工序要重复整个花期,当素馨、茉莉花期过后心字香就熏制成了。

  文人诗词中常提到的“龙涎心字香”,应该是用素馨花熏过的沉香(或素馨花油浸过),再与其他香料调配制作而成的合香。

  正是古人对在花香中入眠的追求,带有花香味的龙涎香也常被作为帐中香之用。在《金瓶梅》第五十二回中写道:

  “西门庆倒在床上,睡思正浓。旁边流金小篆,焚着一缕龙涎。绿窗半掩,窗外芭蕉低映。”

  西门庆的一缕龙涎应该也飘着一丝花香,或素馨、或茉莉、或蔷薇......

  床帐生香,是古人睡眠的一大享受。是一种雅致、亲自然的生活方式。

  高濂说:“人与花伴,令清芬满床,卧之神爽意快”,天越来越热,要不要准备几盆茉莉放在家中呢?

TAG关键词: 编辑:安娜

精品推荐 更多>>

合作合伴:中国铜炉协会 龙泉青瓷行业协会 

友情链接:紫砂壶 铁壶 唐卡 古盏堂 新茶网

法律支持:上海市汇业律师事务所

二维码
官方微信
小程序